ManBetX平台“思念”私有化:李伟的海外资本局

日期:2018-12-27 17:18返回列表

  “速冻行业第一股”郑州思念食品有限公司(Z75.SEX)对外宣布进行私有化股权回购,在新加坡证交所上市6年后,最终选择退市。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该公司大股东已经发出收购要约,按照新加坡交易所规则,思念食品将在大约100天内完成私有化退市程序。

  思念食品董事长、大股东李伟在解释退市原因时表示,现在股市比较低迷,思念食品的价值也被低估,逢低吸纳比较合算,大股东收购给大家一个不错的套现退出的机会。

  业内人士认为,这股退市潮给了中国企业一个教训,提示他们到海外上市须谨慎,但是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也需要加强公司内部管理,提升公司业绩,在国外资本市场站稳脚跟。

  10月15日,思念食品董事长李伟与一致行动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拟以每股0.186新加坡元(1新加坡元约合5.11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思念食品在外流通的股份,当天,思念食品股价大涨6.7%,收盘时接近0.19新加坡元/股。

  按照新加坡交易所规则,思念食品将在今后大约100天的时间内完成退市程序,但“理论上成功与否存在不确定性”。

  对于思念的即将退市,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向记者表示,该企业退市主要是受全球经济形势不景气拖累,新加坡经济发展放缓,致使其资本市场低迷,另外也受到了以中国印染为代表的财务诈骗等负面事件影响,中国企业在新加坡资本市场的形象被负面化,企业的股价被拖累。

  李伟在谈及退市想法时也直言:“市场交投清淡,流动性差,再融资困难,这种情况下维持上市公司成本高昂,没有意义。同时由于交易量低迷,不少投资者退出困难,大股东收购给大家一个不错的套现退出的机会。”

  李伟认为,站在资本市场的角度上,低买高卖是一件很自然的决策。现在股市比较低迷,思念食品的价值也被低估,逢低吸纳比较合算。而从另一方面说,新加坡股市流动性差,再融资能力基本丧失,这个时候,再付出高昂的成本维持上市公司地位已经没有实质上的意义。

  记者查询资料获悉,在思念食品10月17日停牌之前,其创始人、大股东李伟直接或间接持有思念食品46%的股份,其一致行动人持有13%的股份,也就是说,李伟需要回购41%的股份,而这部分股份的价值约为人民币5.35亿元。

  李伟将如何筹集这笔回购股权的资金呢?对此,李伟本人并不想提及,ManBetX平台思念方面也声称这是大股东个人自筹资金的问题,与公司无关。而一位接近李伟的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李伟的资金缺口并不大,ManBetX平台首先他在其他产业的投资上有一些收益,另外,上一次批股(大股东减持股票)还剩余了一部分钱,剩余的一部分缺口由北京嘉富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思念食品上市、退市中唯一参与的基金)以债转股的方式提供支持。”

  而经历了上市、退市,思念食品赴海外资本市场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思念用六年时间获得了什么?据北京嘉富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郑锦桥算的一笔账显示:2006年8月,思念食品在新加坡证交所公开发行3.75亿股,其中2.5亿股为新股,其余1.25亿股是股东配售股,发行价为0.54新加坡元/股,市盈率约为11倍,融资5亿多元人民币,加上之后的一次再融资和大股东批股套现,其在新加坡证券市场上募集到了大约20亿元人民币,而现在其用不到6亿元的价格赎回股权,获得了近14亿元的回报。

  根据公告测算,0.186新加坡元(以1新加坡元约合5.114元人民币汇率计算)的价格,为收购要约公布日前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平均股价的121.2%、131.3%和137.6%,也是近一年半以来思念所达到过的最高收盘价。

  同时,李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思念50.13%股权,约6.893亿股,要约部分为49.87%,需耗资1.275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6.521亿元)。

  而2006年8月18日,思念食品以0.54新加坡元/股的价格登陆新加坡证交所,发售2.5亿股新股,募集资金1.35亿新加坡元,以当时汇率计算,超过6亿元人民币。

  “期间,思念食品还进行过一次再融资,李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在股价暴涨后大笔套现过,IPO募集资金、再融资募集资金与套现金额超过20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6年时间,李伟和他的思念将以上市再退市的方法套利14亿元。”河南一位熟知李伟的企业老板告诉记者,思念退市“坑”了新加坡股市。

  而根据新加坡证券市场交易所的规则,思念食品将在大约100天内完成私有化退市程序,包括资金筹集、统计出售意向等。ManBetX平台

  “这只是个退市计划,能否最终成行还两说。”前述企业老板认为,相对于近期股价,思念提出的要约价确实有较大幅度溢价,但相对于发行价、上市期间成交价来说,这个价格太低了,“也许最终会陷入僵局”。

  而退市,也不可避免地会对企业发展带来一定影响。简爱华表示,思念食品退市后,会使公司缺失融资渠道,未来或将面临融资压力,但是这样也可以减少公司维护资本市场的费用,减少公司经营成本,并且公司决策层不被股价所累,有利于其做出长远发展决策。

  李伟也指出,思念退市后,在公司决策上的自主权更大,该公司会做一些上下游的并购,以及一些资产的剥离和注入,私有化后,这些决策会更加自主,也更利于保密。

  有传闻称,思念食品的退市是一种“以退为进”,以低成本退市,然后谋求在市盈率更高的A股上市。

  据本报记者了解,李伟除了拥有思念食品外,还控制着另外一家房地产企业郑州黄河大观有限公司。2003年,思念用子公司香港恒盛收购原黄河大观的资产,成立中部大观地产公司,2008年2月1日,中部大观紧随思念食品的脚步,登陆新加坡资本市场,募集资金约1.139亿新加坡元。

  但是好景不长,中部大观上市仅3年即退市。一份2011年11月21日的《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关于新加坡上市公司中部大观地产有限公司退市操作有关外汇管理问题的批复》文件显示,国家外汇局批准了李伟、王鹏、阎涛三人以人民币购汇汇出不超过22600万新加坡元,专项用于中部大观退市所涉股份回购。

  这一点也得到了思念CEO贾国飚的证实,他表示,中部大观2011年已经退市,“客观地说,两家公司都在新加坡上市,主要是上市中介都比较熟悉,但是不应该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此外,由李伟等人控制的老牌白酒企业洛阳杜康控股在台湾以TDR形式上市融资2.55亿元。多起资本项目可以看出,李伟的资本运作手段基本上都是“上市”,而上市公司私有化的案例中,很大部分的目的也是再上市。所以,思念食品此次因市场交投清淡,再融资困难退市后,其回归A股或者启动香港H股上市的猜测甚器尘上。

  对此,李伟大打太极,回应称:“思念食品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按照新加坡法律规定,完成私有化程序。ManBetX平台然后梳理公司架构、整理公司业务,练好内功,至于未来,资本市场永远存在各种可能。”

  贾国飚也告诉记者,新加坡退市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够完成,目前主要的工作是回购股票的事情,尚未考虑下一步的计划,即使打算在国内上市,那也不是近期就能进行的。

  简爱华分析称,A股或H股上市是其最佳发展路线,因为这样,思念就可以重新获得融资渠道,未来公司业务扩张等资金压力减轻,同时,A股或者H股上市,消费群体与资本市场一致,有利于提升公司品牌影响力。

  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国内IPO审核排队企业已近780家,如果思念食品欲再次包装选择国内上市,也必然要经过一个长期的排队等待过程。

  除了重新上市一事广受关注外,思念食品的多元化投资在近期也屡被提及。思念刚刚宣布私有化计划,紧接着就传出其洽购美国通用航空飞机制造企业穆尼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消息。虽然思念食品公关总监刘宏志对此予以否认,并表示:“经查(该消息)未经我公司任何部门对外发布,并且没有任何依据,本公司目前也没有跨行业投资的计划。”

  该公司另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思念食品多元化投资很多都是大股东的个人投资行为,外界没有真正地区分开这一点,所以有些消息存在偏差。如此一来,这个洽购案则显得令人玩味。

  但是不论如何,李伟却对外承诺其不会放弃速冻食品主业,他表示,思念食品有很成熟的管理团队,他们每个人都有四年以上的速冻行业从业经验,而且思念的营收稳定,市场地位一直在行业前沿,速冻行业前景广阔,市场远未饱和,“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放弃这个产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